<form id="nndtf"></form>
    <form id="nndtf"><th id="nndtf"><track id="nndtf"></track></th></form>

        <address id="nndtf"><form id="nndtf"></form></address>
        <address id="nndtf"><nobr id="nndtf"><meter id="nndtf"></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nndtf"><address id="nndtf"><listing id="nndtf"></listing></address><address id="nndtf"><nobr id="nndtf"><meter id="nndtf"></meter></nobr></address>

        <em id="nndtf"></em>
          <address id="nndtf"><address id="nndtf"><listing id="nndtf"></listing></address></address>

            行業動態

            新版醫保目錄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了。新版目錄的一個重點,是取消地方醫保目錄調整權限。也就是這次的醫保目錄是全國統一的標準,地方原有的15%的調整權限沒有了。醫保目錄大權收歸國家醫保局。

            之前各省區市對藥品目錄一定幅度的自主調整權,由此出現很多問題,各地增補方案過度依賴價格指征,且有行政干預因素,使自主調整權帶來了新的權力尋租,地方保護的情況也難免出現。甚至有的省份對本省企業給予重點扶植,開設“省級增補目錄直通車”,參照相關目錄中已有產品及時將相關規格、劑型納入或增補進入省級有關目錄。

            現在地方沒有目錄的自主調整權,那么之前依靠地方增補目錄進入市場的品種,將要被逐步移出。對此國家給出了明確的期限和清理比例:重點監控目錄藥品率先移出醫保目錄,其余地方增補品種原則上在三年內完成清理,三年清理品種的比例分別為40%、40%、20%。理論上是三年調整,實際執行會在1年之內清理完畢,尤其是重點監控的品種可能是突然死亡。第二,對于被移出國家醫保目錄的品種,一旦被移出,再也沒有尋求地方增補的機會,變通的地方醫保目錄將成為歷史。

            過去地方增補的品種數量眾多

            在過去,如果一個藥品品種能進入全國半數以上省份的增補醫保目錄,或者一個品種在個別省份的銷量占全國銷量的大半部分,那么這個藥品是否進入國家版醫保目錄,對企業而言沒有太大差異了。因此,當藥品沒能進入國家醫保時,藥企一般會盡力讓自己的藥品通過增補的方式進入地方醫保目錄。

            從2017年、2018年各地醫保目錄增補的數量來看(根據網絡數據選取15個省份地區),每個省份至少增加200個,有的省份和地區增加的品種多達500個,甚至將近2000個。上海市醫保目錄品種數量與國家醫保目錄品種數量相差較多,是醫保增補品種數量最多的省份,增補接近2000個,增補數量是兩個增補品種數量較少省份如寧夏、青海的10倍左右。

            (數據來源:火石創造)

            這意味著,對于一些未能進入國家醫保目錄的藥品,藥企寄望通過和各地醫保部門的談判進入地方目錄,這條路將被堵死,也意味著阻斷了地方相關利益。

            國家醫保目錄調出品種

            從國家醫保目錄調出的品種看,共調出150個品種,主要聚焦在被國家藥監部門撤銷文號的藥品,其余主要是臨床價值不高、濫用明顯、有更好替代的藥品。

            其中包括了,2019年7月1日,衛健委公布首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包括小牛血清去蛋白、鼠神經生長因子、長春西汀、核糖核酸等在內的20個藥品被重點監控,都被踢出醫保目錄。

            雖然這20個重點監控藥品有7個在2017版《醫保目錄》中,但是由于之前各地可以自行制定或者變通新增目錄,其余13個品種則是地方《醫保目錄》增補產品。而現在國家醫保局明確要求,各地應嚴格執行《藥品目錄》,不得自行制定目錄或用變通的方法增加目錄內藥品,也不得自行調整目錄內藥品的限定支付范圍。這就意味著上述被重點監控的20個藥物將被踢出醫保。

            這20個藥品此次被全部調出,預計將會給市場、藥企帶來影響。據米內網數據庫顯示,這20個品種2018年在中國公立醫院的銷售額合計高達653億元,涉及企業就有200多家,包括復星醫藥、雙鷺藥業、麗珠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

            這20種藥品中,部分為企業獨家品種,如注射用復合輔酶、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和曲克蘆丁腦蛋白水解物注射液,分別為雙鷺藥業、復星藥業錦州奧鴻藥業、吉林四環制藥的獨家品種。還有部分品種涉及不少大型藥企,如轉化糖電解質注射液的主要生產方之一為揚子江藥業,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的生產企業中有麗珠制藥廠,奧拉西坦為石藥集團歐意藥業,伊達拉奉注射液為南京先聲東元藥業。

            數據來源:米內網

            奧拉西坦是我國藥品終端市場銷售規模最大的品種之一。雖然被列為輔助/監控用藥的頻次高達50余次,但是絲毫不影響其進入地方增補醫保目錄,有22個省份將其納入醫保增補。據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該品種市場終端銷售額接近90億元,2017年有所下降,但仍有80億元以上的規模。市場被廣東世信藥業、石藥集團歐意藥業、哈爾濱三聯藥業等幾家企業瓜分。

            丹參川芎嗪在國內市場主要由康恩貝旗下貴州拜特制藥和吉林四長制藥瓜分,其中前者占市場80%以上的市場份額。近兩年,被列為輔助/監控用藥頻次達到45次,仍被18個省份列為醫保增補品種。2017年該品種終端市場規模在40億元左右。

            曲克蘆丁腦蛋白水解物是吉林四環制藥的獨家品種,近幾年也快速增長,也是企業近幾年的主要收入之一。近幾年來,雖被列為輔助/監控用藥達到35次之多,但仍被20個省份列為醫保增補品種。2016年該品種終端市場規模接近18億元,此前三年年均增長在15%以上,2017年有所下滑,終端規模也在15億元左右。

            據米內網數據,2017年中國公立醫療機構(城市公立醫院、縣級公立醫院、城市社區中心及鄉鎮衛生院)終端紫杉醇銷售額為57.24億元,綠葉制藥的注射用紫杉醇脂質體(力撲素)雖然不在國家醫保目錄內,但是納入了9個省份的地方醫保增補品種。根據米內網數據,綠葉該產品占據52.88%的市場份額,施貴寶占比9.72%,費森尤斯卡比占比9.02%。去年綠葉醫保談判未成后,價格仍然維持在800-900一支,如果今年再次放棄,那么剩下九個省的醫保增補會在這一兩年內out,而白蛋白紫杉醇隨著這次集采很可能會在一千元以下,隨后等產能解決后納入醫保,也就是一年后,市場競爭格局就會大變!

            一批藥品依靠進入地方目錄,就能在市場上大行其道的日子已經過去。在清理地方增補品種的壓力之下,各省增補品種生存空間受到嚴重擠壓,或需要主動大幅降價進入清除過渡期??傊?,省增補醫保變為非醫保品種,這些藥品因缺乏醫保支付而逐漸喪失競爭力。

            要么進,要么走,原來通過主要幾個省的醫保市場放量,維持價格與運作空間,耍小聰明的戰略將徹底終結了!


            信息來源:新浪醫藥新聞

            福运快三